顶顶
这破吧除了我还有谁能够酸酸甜甜
我这人有个毛病,谁敢给我发滑稽 我就给他发种子,谁拦都不好使

祭司神殿征战弓箭是谁的从前,喜欢在人潮中你只属於我的那画面,经过苏美女神身边,我以女神之名许愿,思念像底格里斯河般的漫延,当古文明只剩下难解的语言,传说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。
我知道你我都没有错,只是忘了怎么退后,信誓旦旦给的承诺,全被时间扑了空。我知道我们都没有错,只是放手会比较好过,最美的爱情回忆里待续。